<

“写信”这回事,纯洁的笔友、聊友之情!

2016/03/29 | Tags: | 分类: 感想--悟|Reading |

刚才在食堂吃饭,想到了人与人之间的沟通,突然“写信”这个词冒了出来。谈到“写信”,又让人回想起读书时候的那些个笔友、聊友。。。努力回想之后,终于把他们的名字想起来了(人的记忆真的好脆弱,不知不觉在时间中被遗忘)。吃完饭赶紧回办公室记录下来。

中学那会(不记得是初中还是高中,估计应该是高中),流行叫“笔友”。有个叫宋维康的,山东东营的,比我低一二年级。已经忘记我们是怎么联系上的(估计那时候是学校班级什么的乱写的)。那时候寄一封信等回信,来来回回要蛮久的。记忆中:我好像还嫌弃过他字怎么写那么丑,他的回信里说:他们那边大冬天的手指都冻僵的,能写已经算不错了。(大概就是这意思)。再后来念大学那会儿我们用QQ联系过,他貌似去当兵了,看空间的照片感觉是当海军,印象中是穿着白色的制服。再后来我们就没联系了,现在连QQ里哪一个是他都不知道,说不定QQ里已经没有他了。

高中那会,还有一个叫吴佳炜的,江苏张家港的,他给我写过的一封信,信封上是张家港的照片,还在照片上标出说他家的位置,他好像也是比我小两三个年级,记忆中:他学校里禁止学生用手机小灵通之类的,偶尔我们也发短信的,那时候给小灵通发短信还是106开头+区号+号码,还经常和我说他和他女朋友小艳的事,后来他们分手了,羡慕我大学念软件,再后来他自己也上大学了。现在几乎也不联系了。

有一个小姑娘,湖北荆州的,陈梦莹,我认她做妹妹,我们刚开始是QQ聊友,大一那会儿偶尔有打过电话。记忆中:大学那会儿又一次打电话,我爸也和她聊过几次,还开玩笑说:是我的干妹妹的话,那也就是他的干女儿了。后来又好久没联系,刚毕业那会,还有联系过一次,知道她结婚生了女儿,再后来又没联系了。前两周突然又联系上了。

陈斌,宁德人(忘记是周宁还是寿宁了)。比我高一年级。虽然是男的,我叫他“姐姐”,他叫我“弟弟”。武汉上的大学,计算机专业,编程做IT的,后来貌似在上海工作。我们联系的时候好像就是大学那会儿。那时候经常听他讲他和广西百色一个姑娘的异地恋,我还加了那女的QQ,亲切的叫她“姐夫”。我们毕业之后好像就没怎么联系了。

忘记了,还有一个叫毕鹤龄的辽宁人,好像跟我差不多年级的,大学时候的QQ聊友,貌似想去核电上班的,通过一次电话,但是那个东北口音听起来真的很别扭。毕业后来依旧是没联系了。

现在能想起来的也就这么几个,下次回古田的时候去翻翻以前写的信丢没丢~~~珍惜从前纯洁的友谊~~~

名 称:
邮 箱:
留 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