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
回家看看—-渭洋

2014/05/06 | Tags: | 分类: 关于--我|About Me |


我,土生土长的渭洋人。老家村名”渭洋村”,属于福建省古田县吉巷乡。2009年搬到县城之前,这是我唯一的家。童年记忆几乎都留在这里。

学前、幼儿园、小学,天天都在,学校就在家附近,走一两分钟就到。
初中,在隔壁村念,开始了寄宿生活,一个星期回来一次。周六早上回,周天傍晚走(当晚要晚自习),单程走路半小时吧。
高中,在县城念,差不多一个月回来一次吧,那时候交通不方便,回来一次要坐一个多小时的车。
大学,回来的次数就更少了。福州念书,爸妈也都在福州,就放假、过年的时候有回来,一年也就三四次吧。

后来工作了,回家的次数就越发少了,再加上县城的新家,回乡下老家的次数更少了,之前曾有段两三年的空白记忆,其间好像都没回来过。


去年,群里有人呼说一个朋友(同村的)国庆要结婚,心里还想着到时候回到村里一定要好好逛逛,拍下一些照片,以备以后回忆回忆。后来好像是谣言,没有那回事,没回去成。

今年五一,那个朋友终于选好日子结婚了。我快乐地踏上了回乡之路。尽管有些颠簸曲折(早上备八点半从浙江家里出发,到下午5点多才抵达渭洋村)。先去朋友家报了个到,随后自个儿在村里面瞎晃悠,趁着天还没黑,拍几张照片吧。


村里还留有挺多像这样土砌的房子,墙是用土筑的,有个类似木制的框框,然后把土倒进去,再用大棍子锤啊敲地弄结实,慢慢地一点点一层层地筑高,墙体可算是千锤百炼而成。

以前这样的土房是拿来住人的,后来有人搭成菇棚种菇用,再后来菇棚都变成砖瓦房了,这种土砌的屋子几乎没人再盖了。


这张看起来还是挺有feel的。

走在村里的小道上,感觉好冷清,路上都没什么人。一部分原因可能是很多人都往城里走了。


沿着上图左边的小石道走进去就是我家的老祖宅了,真真正正的祖宅,木制结构。我没在这住过,只是小时候来这里玩过,那时候这里还有一两户住着。

现在屋子的一部分已经坍塌。听老爸说申请危楼拆除已经批下来了,估计再过段时间就要消失了。

老爸说这是明朝时的房子,清明建筑的区别在于房屋柱子下面有没有石硃。据说是因为明朝皇帝姓朱,百姓不能把皇帝压在木柱下。所以整根柱子完全都是木头。而清朝年代的房子柱子下面是有石硃的。

供销社,土话翻译起来叫”大店”,村委会在这楼上。楼下是屹立不倒的小卖部,店主都换过几户了。小的时候就是来这买瓜子、青豆、冰棒,打酱油等。


老人会。老年人活动中心,纸牌、象棋都有。


印象中这里的电视经常播戏曲频道,老人听戏的比较多。小的时候村里中午和晚上都会放录像(即连续剧的片)。上小学的时候吃过午饭有的时候会跑这里看一会儿电视。


俱乐部。”祈熟节”时的戏台。一年一度的”祈熟节”时期,村里都会请戏班子到这里唱上三天。
小学是六一儿童节的文艺演出也是这个舞台。
这里也是临时”电影院”。小的时候村里有人来放电影了,也是在这里观看。
热闹时台下都是一排排长木凳,碰上闲置期,有些人会把货物堆放在此了,当成临时储物仓库。


母校。渭洋小学。村里的幼儿园和小学是一起的。上图就是以前幼儿园的教室,小的时候晚上经过这的时候有人在这上夜校。

学校的教学楼已经重建了,估计只能看小学毕业照才能重温旧貌了。之前的教学楼是木制的,木板之间还有很多小洞,在楼上教室透过地板上的孔可以看到楼下教室的场景。看图上的圆圈部分,以前的教学楼一楼可以从那里跨过来到阶梯这。旁边墙壁上的世界地图、中国地图、小学生守则依旧。

操场以前是泥土的,篮球架也没这么高级。还记得这里有乒乓球桌吗?


学校大门依旧,学校门口的”向雷锋同志学习”也依旧。

以前貌似有在哪里听说渭洋小学已经倒闭了,不知道是真是假。计划生育、生源流失….


幼儿园里的滑滑梯。念幼儿园哪会儿老爸砌的,算是老爸的一个成就吧。刚建成那天,因为老爸的关系,我成了第一批试玩的学生之一。


沿着学堂路而上,这就是我家老房子—-学堂路6号。


以前就我们一户人家住在这山脚下。独立的一座宅子。前几年隔壁房子盖起来,现在看不出是单独的一栋房子了。想拍着完整的全景也不行了。


门前的樟树。小的时候就说有几十年了,现在20年过去了,应该还是算几十年树龄吧。貌似这是村里的风水树吧。树干上的寄生植物,二十年了还在,不知道这植物叫啥。

每到夏天,树上很多黄绿色的毛毛虫,小孩子经常来抓着玩,把它肚子破开,取出它的肠子,泡在醋里,去除可拉成丝,跟钓鱼线很像。


顺路去老家的后山上摘了点野草莓,学名”覆盆子”。由于山上蚊子多,没走多远,就摘了一小把。

回忆,是美好的!

本想拍下村头的”马尾亭”(老爸的另一杰作)的,可惜没有时间,以后有机会再拍吧。
名 称:
邮 箱:
留 言: